如果男孩是石頭就好了

 

 

那時她在說,就像沒有影子跟隨的謊言

也沒有疾病陪伴她的腳步一樣

蘋果沒有名稱,只有我說的算數

除了我之外,沒有人走向意義

 

那時她在說

而我在她的胸口搜尋著我的手

 

那時她把上帝的面容藏在兩首歌之間

天啊

她走路的時候,迷惑著我內心的孩童

 

而她會藉由言談的細節

來把蘋果變回前往意義的受害者

非難著關於男孩的暗喻(如果男孩是石頭就好了)

 

而我我

當時我試著表現得像別人一樣

以明確或失措的步伐

抓住他影子的腳

將小提琴的秩序回歸到妳的襯衣

 

然後我試著

因為我就是我

把我這裡的紙船推入時光之流

我的衣領被翻了過來,而我從自己那兒歸來

 

我這裡有紫羅蘭的疑惑

它在登上圍牆的階梯時

把詩篇扔進了女士的豐胸之間

 

為了再次確認言語

再次確認細節──對我來說,它們就像我一樣,微不足道──

就像胸前鈕釦的地位一般

妳言談手勢的顏色

雙月在軀體汪洋中流動的容量

 

那時她在說

而跟隨她的鳥兒群聚到我的嘴唇上

就好像沒有影子跟著她

沒有蹤跡伴隨著她的腳步

 

我心上的一塊石頭

啊!多希望女孩從她的長袍上歸還那些樹木

我心上的一塊石頭

啊!(如果男孩是石頭就好了)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「如果男孩是石頭就好了」引用自塔密姆‧賓‧姆葛比魯。他在皈依伊斯蘭之後才察覺到他的生活形態也必須跟著改變,於是感嘆道:「如果男孩是石頭就好了。啊!如果我是石頭就好了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