紫羅蘭提出對他自己不利的證詞

 

 

我不想再悲傷下去了

但不知道為什麼,每當我作下這樣的決定

我就變得更加悲傷

 

我去坐在廣闊的田園上

數著雲

直到數完了,我就去追湖泊

之後再把它放掉

 

天啊,我的燈剩下幾盞?

他走近我,把我的身體和手分開

他說:孩子──忽然一陣睡意襲來,他就睡著了。

 

屋子籬笆上的那朵茉莉花

飄向我們的鄰居

感受著她的渴望

而落到身體的棚架上

 

我們的鄰居

──我在妳的眼中就像茉莉花一樣──

她把眾多愛慕者洗淨

將他們晾在言語的肩膀上

 

她轉向我

洋裝的胸口鬆開

天啊,多少次我被她豐滿的蘋果迷住

而我的罪過就是那豐滿的蘋果

商旅們做完額外的禱告回來了

殘破的田園回家了

 

我們的鄰居

整了整胸口

把河川放回她的長袍裡

 

我啟程了/

我的語言治療師說

你接觸到大量的詩歌和思想

你即將被詩附身

一個風姿綽約的女人出現在我的睡夢中

我對我的伙伴說:

她進到詩中時正在換衣服

這讓我覺得很靦腆

 

而我們的鄰居

她用她的詩篇把月亮降下來

而自己一個人繼續在井裡

把從夜空落下的星星昇起來/我注意到了

我看到落在地上的蘋果

 

我曾經漫無目標地成長

他們都長大了

而那時籬笆也跟著他們一起成長

 

有些名字在我的名字上成熟了

而每當我召喚詩的時候,那些貧民就會進來

蘋果的鄰居也會進來

 

一位鄰居回答有關她鄰居的問題:

他從信仰那裡去到咖啡屋

從一個形容詞到另一個

他回去時沒留意到他們殺了他

他沒注意到要繼續演他的角色

 

女孩們從睡夢中醒來

最小的那個發現了雄辯的石頭

她不為人知的熱情/話語被打得粉碎

受傷的語言落入水瓶中

 

另一個憑著她的直覺做著準備

進入一次愛的週期

 

他自己疏忽了

他話語的細繩溜進那條小徑

一片雲掛著

 

子彈穿出的孔點亮他的上衣口袋

他不可置信地轉過身

難道我本來是替身嗎?

不然子彈把她的死亡藏在哪裡了!

  

那個被害人和兇手一樣粗心大意

兩個人繼續玩著死亡遊戲

兇手說:快中午了,起床

這樣我們才能進行。

 

我已經打消了死亡的念頭

而我不明白為什麼每當我這麼做的時候

你就代替我死去

我的鄰居有看到

不然你為什麼殺了別人,好把他的死牽連給我們!

 

鄰居在緊急法庭前說:

一旦他們被殺過一次

他們就交換飛行路線

那時地面的樓層

她沒注意到

之後她就靜默不語。